韩叶子

一片叶子is watching u

【韩叶】叶修到底是什么生物?

粘粘糊糊粘粘糊糊
不甜不要钱

按理说,人都是脊椎动物,可韩文清怎么看都觉得叶修那理论上存在的脊椎压根儿就没发挥过作用。
所以问题来了,叶修到底应该算是什么动物?

早上八点半,韩文清已经做好了早饭,开始例行每天早上的头号难事——喊叶修起床。

“叶修,起床了。”
被子鼓起一个小丘懒懒地蠕动了两下,没了动静。
韩文清把被子往这边扯,那边就露出了一双脚掌和半截白花花的小腿。突然没了遮盖,几根脚趾动了动试图抓到点什么,未果之后也就放弃了,安静蜷着,好乖的样子。

“起床了。”韩文清隔着被子拍拍他。
鼓鼓囊囊的小丘蠕动着离韩文清远了些。
韩文清看着好笑,伸手去按他,不料叶修跟长了透视眼似的这边扭扭那边动动,韩文清竟怎么都按不住人。
十分钟后,韩文清放弃了。被子下那一团还适时地动了动,耀武扬威似的。

叶修其实是液态的吧?不然怎么会按不住?韩文清想。

将近十一点,叶修终于起床了。他拖着轻飘飘的步子,顶着一头向各个方向乱翘的头发晃出了卧室,口齿不清地跟韩文清说话:“恼(老)韩,饿了。”
韩文清看着他一副(被)纵欲过度萎靡不振的样子就来气,恨不得把人塞回娘胎回炉重造,想了想还是算了,好歹知道饿了起床吃饭。

“你先去刷牙洗脸,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别吃太多,待会儿该吃不下午饭了。”韩文清边说边往厨房走,经过叶修时伸手扯了扯他身上松松垮垮的衬衫,“怎么不穿你自己的衣服?去把裤子穿上。”
想了想再补充一句:“我的也成。”

看着游魂一样的叶修又飘回了卧室,韩文清满意地点点头进了厨房。半分钟后发觉不对的韩文清大步跨了出来径直走去卧室。
果然,叶修已经又在床上摊成了一片。
“叶!修!!”

叶修的真身其实是考拉吧?一天睡二十小时那种。韩文清冷漠脸。

午饭之后,叶修主动提出自己洗碗,拢共也没多少东西,难得他有兴致,韩文清也就随他去了。得了空的韩文清坐到沙发上拿起了早上刚送来的新一期《电竞之家》。

这边叶修洗完了碗,只觉得腰酸背痛仿佛透支了未来三个月的运动量。他趿着拖鞋挪出了厨房,看到韩文清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看得入神,压根儿没注意到自己。
叶修一步一步往沙发边挪,拖鞋在地上蹭着发出杂音,韩文清是真的入神,连声音也没注意到。叶修委屈了,还有几步路,不想走了,他直接就往韩文清身上扑。

韩文清杂志看得好好的,突然发觉有阴影,一抬头就看到叶修飞身扑来。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躲就被砸了个结结实实。
一个大男人突然整个扑上来,韩文清差点没把刚吃的午饭吐出来。而且叶修扑上来时没留神,磕着韩文清的下巴了,这会儿韩文清觉得自个儿下巴都要碎了。偏偏罪魁祸首还一点自知都没有地在他怀里拱拱蹭蹭,蹂躏着他已经快受不住的胃。
韩文清正想呵斥他两句,叶修却先扬着笑开口了:

“从天而降的修修,惊不惊喜?”

韩文清给他笑得没了脾气,到嘴边的责怪又被咽了回去,最终只是伸手给叶修揉了揉额头。
叶修伸手抱住韩文清蹭蹭,突发奇想道:“老韩你念书给我听吧!”
韩文清拿这想一出是一出的祖宗没辙,值得照做。哪知才念了半篇,一低头叶修已然是睡熟了。

家里的沙发不小,但总归不是个睡觉的好地儿,韩文清轻手轻脚地把叶修抱起来往卧室去,想让他到床上睡。谁知韩文清马上就领略了叶修的另一“过人之处”——

韩文清轻轻松松把他的腿放到了床上,却怎么也扒不下来他的胳膊,叶修的胳膊看上去松松垮垮地挂在韩文清身上,其实跟拿502糊上了一样扒不动。
韩文清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的胳膊扒下来,一低头看见叶修的两条腿不知道什么时候牢牢圈在了韩文清腰上。

韩文清几乎要怀疑叶修在装睡了。可他呼吸均匀绵长,戳两下也是一动不动,一副睡得香甜的模样。

叶修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生物,是块牛皮糖才对吧?撕不动那种。最终放弃挣扎抱着叶修一起躺下的韩文清想。

所以叶修到底是什么啊?

韩文清喜欢的啊,笨。

FIN

评论 ( 1 )
热度 ( 91 )

© 韩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